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最新投资人名录,含机构联系人方式

来源:cie.com 2021年03月27日 23:34

提供最新的投资人联系方式,实时更新投资人名录,提供知名投资机构联系方式等,可以到深圳民间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查看,深圳民间金融信息服务平台,位于深圳前海,依托香港,服务内地,用专业和实力服务资本市场,让真企业遇到真资本,助力企业大发展


相关推荐

能否构建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成立关键!

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来都不缺追逐着,1月份小米消费金融、阳光消费金融获批筹建,分别在6月和8月相继开业,9月重庆蚂蚁消费金融获批筹建,唯品富邦消费金融、苏银凯基消费金融同日获批筹建,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迅速扩张突围。纵观许多互联网金融项目,总结起来,其发展过程都不乏三大要素:商业模式、时机与流量。能否构建可规模化、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成立关键。项目的业务模式如果一开始就存在局限,比如无法扩展到其他城市,或者整个模式过度依赖于某一点,都会承担很大的风险。现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都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正常时期许多企业都无法做好风控,更不用说商业模式存在缺陷的金融企业,可以抵御正常周期的冲击。如果说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舟,那么恰如其分的时机就是推动舟的水,行业风口吹起的时候就是帆展开的时候。当科技发生突破、科研出现进展、人口消费结构发生变化以及整治监管手段改变等,都会对互联网金融企业产生影响,可能是正面影响带来新的模式和客户,也可能是负面冲击。企业建立起来以后,流量是其生存的根本,然而大规模无效的流量在业内屡见不鲜。1.转化率低用户群以低收入人群为主的企业,流量大却效果不佳,把这些流量筛选成金融流量时,才发现是无效的。主要针对高收入人群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流量不大却具有针对性,客单价相较而言非常高,秒杀绝大多数企业,用有效的流量换取客观的转化量。2.导流效率低金融是一个强变现的行业,大多数企业在移动端进行流量宣传,变现能力非常差。在不同的应用间接穿插流量的大企业多且集中,与用户之间的变现方式不够直接,一是导致很难形成大规模,二是用户忠诚度不高,导流率很低。3.用户定位难。企业在未确定用户群的情况下,本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原则无门槛投放大流量,大部分都被浪费掉。想要解决流量问题,企业首先应该通过门槛把优质用户筛选出来,再进行有针对性的投放流量,提高转化率,这一系列的操作首先需要对用户群有详细的了解与分析,其次知晓互联网用户群的分布,拥有定投流量的专业技术,培养这样的团队耗时长、成本高。这时如果有类似【优联互通】这样有经验的公司团队,提供互联网项目孵化的帮助,就可以轻松解决流量这个老大难的问题。【优联互通】通过网络营销方式进行宣传,针对特定用户群在各个平台网站进行定向推广营销,利用客户自身资源为品牌造势宣传,抓取忠诚度高的用户群,实现可持续化发展。目前【优联互通】团队已经对接过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把握行业动态,熟悉互联网项目孵化流程,也将为更多企业提供有效的流量支持。

2020年10月24日 10:08

36氪独家 | 长城汽车新设一级部门“数字化中心”,聚合所有数字化业务

长城汽车的数字化转型按下加速键。36氪从多位接近长城汽车高层的消息人士处获悉,长城汽车已在近日设立一级部门“数字化中心”,推动集团的数字化业务进展。出行科技公司仙豆智能创始人李鹏出任长城汽车CDO(数字化中心执行官),负责新设立的数字化中心。这也是长城汽车首次设立该岗位,目前李鹏已经在长城汽车保定总部上任。一位消息人士透露,长城汽车的数字化中心几乎囊括了所有汽车数字化业务,包括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数字化营销平台、数据中台、用户运营平台等。而且,数字化中心的业务将面向整体长城汽车品牌,包括长城(皮卡)、哈弗、WEY以及纯电动品牌欧拉。对于上述消息,长城汽车官方向36氪进行了确认,并表示,“基于长城汽车战略发展及业务管理需要,目前,公司已成立长城汽车数字化中心,整合旗下技术中心和营销中心资源。同时,公司任命李鹏为长城汽车副总裁兼数字化执行官(CDO),全面负责长城汽车数字化中心业务管理工作。”有汽车行业人士向36氪评价,“如果数字化中心整合了这么多业务,长城汽车接下来势必要有一场大的组织架构变革。”数字化转型已经是当下传统车企发展的关键命题。2019年6月,大众汽车集团成立独立软件部门Car.Software,在集团内为汽车软件和数字生态系统开发软件,相关联营公司和子公司的大约3000位数字专家被归入此部门。国内体量最大的车企上汽集团也设立了CGO一职,以推动数字化业务。作为三大民营车企之一,长城汽车2019年全球销量超过106万辆,连续第四年突破百万销量大关,这艘大船的航向显然也早已瞄准了数字化。接触到长城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36氪,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一直在关注车企的转型,其曾拜访过字节跳动等头部互联网公司,也和蔚来汽车这样的新型车企有不少交流。2018年,魏建军已经在筹备长城数字化战略落地,当时找了业内大量专业人士交流探讨。2019年,长城汽车成立了数字化委员会,这也是当下数字化中心的前身。转型尝试之下,长城汽车内部的调整举措不断。上述接近长城汽车高层的知情人告诉36氪,2019年德勤入驻,帮助长城对组织架构做了梳理,原先的本部制调整为部制,负责人也从本部长改为总监。在研发方向上,长城内部也以特斯拉为标杆,在推行车辆电子电气架构变革。“当时讨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跟特斯拉一样,直接部署车载计算机,另一个就是域控制器方案,后来考虑到域控制器方案对自研要求相对较小,采用了后一种。”该知情人士说,目前长城正在招募相关人才。当然,推行车企整体业务从工业体系向数字化转型,并不容易。“魏建军很想推动长城的数字化转型,但最大的困扰是,企业机制和传统汽车人的思维已经固化,这几年也做了不少尝试,但成效都不明显。”上述知情人士说,2018年,长城找阿里云做了中台系统,但只是IT部门把不同子系统里的数据聚合在一起,业务线上并没有数字化,这项合作也不了了之,“所以,现在的方向是从外部进入一个角色,来担任真正的操刀人。”李鹏似乎是这个人选。其是汽车电子行业的老兵,曾在全球零部件巨头大陆汽车任职,担任大陆汽车信息娱乐及智能通讯业务单元中国区业务总监,又在2018年,加入于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地平线,担任智能驾驶事业部总经理。一位接近李鹏的行业人士告诉36氪,2018年,魏建军找了一批行业人士交流车企的数字化转型,李鹏是其中之一。当时不少人的职级都比李鹏高,但李鹏做了一个3到5年规划,打动了魏建军,“这个规划的大方向是面向智能化、数字化,车企该往哪个方向去走,包括前进的路线。”“李鹏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职业经理人,不会忽悠人,他会用数据、逻辑来讲一个事情的发展和路径。”该行业人士向36氪转述了业内对李鹏的评价。2019年初,李鹏加入长城,职务是长城汽车副总裁,但公开身份是仙豆智能创始人和CEO,也主要参与仙豆智能的运营。而仙豆智能则成为长城汽车数字化战略落地的前哨。在股权层面,长城汽车与仙豆智能没有明确关系,但两者之间却紧密绑定。除了李鹏,仙豆智能多位高管同时也在长城任职。2019年7月15日,长城汽车召开“GTO全域智慧生态战略发布会”,长城汽车的数字化战略浮出水面,其将和腾讯围绕智能座舱、云、数据中台、数字化用户运营、共享出行等领域开展合作,仙豆智能则是长城汽车在智能网联领域指定的战略合作伙伴,连接腾讯和长城。目前仙豆智能基于腾讯车联方案推出的数字座舱产品,已经在长城哈弗F系车型上搭载。“一年不到,仙豆已经发展到500多人,也在深圳设立了分部,配合长城汽车的出海业务。”一位接近仙豆高层的行业人士告诉36氪。而在仙豆智能的官网介绍中,该公司也不仅仅计划输出智能座舱产品,还包括数据中台和用户运营服务,以“助力汽车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此次李鹏从外部公司回到长城,正式负责长城数字化中心业务,显然也是长城汽车决定加速推动数字化战略的信号。2019年开始,全球车市下行,车企业绩普遍承压,进入2020年,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车市再受重挫,车企转型求生的压力迫在眉睫,长城汽车先迈出了沉重一步。

2020年04月27日 10:50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